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小的船扬帆启航

任老师博客 一双眼睛看不住几十颗心,一份爱却可以拴住几十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遥远的煤油灯  

2011-03-23 13:43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老家整理房子时,意外地发现了一盏我小时候用过的煤油灯。那一刻,我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个遥远的年代。

  这盏煤油灯是罩子灯,可以通过旋钮来调节灯芯的大小,而那玻璃罩子呢,就像烟囱一样,会抽得那灯芯“呼呼”地着,自然就光芒四射而非常明亮了。但那时一般人家不用罩子灯,因为它费油,一斤煤油点不了多少天,所以,大多是找一个玻璃瓶来做灯。先是在一瓶口大小的圆铁皮上钻一小眼儿,小眼儿里插一薄铁皮卷成的细铁筒儿,几股线一搓,从铁筒儿里穿过,上面只留出一小截儿灯芯,继而往玻璃瓶里一戳,一盏煤油灯就做成了。但这种煤油灯的火苗只有黄豆般大小,发出的也只是一些朦胧的光亮,就像罩着一层浓浓的雾气,这种灯,自然是没法和罩子灯相比的。

  母亲之所以为我买了这罩子灯,是怕我读书时使坏了眼睛。那灯就放在我屋里的桌子上,天天伴我学习到深夜。那时有几个同学,隔三岔五地就要来我家里写作业,名义上是问我作业题,其实是冲着那灯来的。自然,同学来时我就非常得意,拿起火柴,“哧”一下划着,取下罩子,迅速点燃,接着再把那罩子“叭”一声卡到灯上。这时,那火苗便会“扑”地蹿几下,就像少女扭了扭腰肢,然后就照亮了整个屋子。我们摊开书本,埋头做题。同学走时,我又端着罩子灯照路,一直把他们送到大门口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这盏灯成了年少的我炫耀的资本。到了初一时要上晚自习,虽然那时有了电灯,但不知怎么回事,总是三天两头地不亮,于是,晚自习时那每张课桌上都是两盏煤油灯。这些灯都是墨水瓶做的,小巧玲珑,但辉如红豆,只有我那灯格外耀眼,连老师批改作业都趁我的光亮,这使我十分得意也非常自豪。只是母亲因此得多出许多的开销,我一个月要用两三瓶煤油,一瓶煤油四毛多,是两个劳动日的工钱。但也正是这盏灯让我有了学习的好条件,我在它的照耀下读完了小学、初中,也知道了李白、杜甫,认识了曹雪芹、罗贯中和狄更斯、巴尔扎克,并使我喜欢上了文学,走上了写作之路。

  一盏煤油灯里有我生命的一段历史,一盏煤油灯点燃了我的智慧和渴望,也照亮了我人生的道路。我的许多春夏秋冬,我的许多欢乐痛苦,就在这煤油灯的光芒里展示着橙红绿的色彩、青蓝白的风韵。我心中的渴望,就像它的光芒一样,虽微小却执著,因为那是我母亲含辛茹苦中脉脉的嘱望,也是她艰难岁月中精神的支柱。

  从老家回城时,我把这盏煤油灯擦得明光锃亮,带回来放在了我的案头。读书或是写作的间隙,我就会静静地看着它,就会想起那些和它天天相伴的日子,就会想起那些被它照亮的日子。有时,我甚至幻想回到逝去的年代,回到那时的年轻,拾起那些缤纷浪漫的渴望,那种年龄和渴望也是足以自豪的资本啊。但这一切都一去不复返了,只有中年的心境在一天天加重,只有来日渐少去日苦多而不敢懈怠的紧迫感在一天天增加。

  那日儿子放寒假回到家里时,好奇地非要我点亮那盏煤油灯来玩玩。但时下煤油已无处可寻,儿子跑了一天也只好失望而归。末了,还是母亲说:“点香油也中。”于是,儿子就迫不及待地倒进香油,继而把屋里所有的电灯都关了。于是那一团柔和的光芒就照了满屋。

  当我在屋里走动时,墙上就有了我黑黑的影子。这一发现使儿子异常兴奋,他用双手在罩子前做出些小狗小兔的形象,并且都一一逼真地映在了墙上,就像卡通一样。儿子乐得不行,还说:“这煤油灯简直就是艺术品!” 我听了不知说什么是好,只觉得眼睛里有些微微的湿润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